黄子华 2000 壹周刊


有时行过广播道见到旧同事
旧同事看来没有变化
自己却好似翻天覆地

不是什么上岸的满足感
只是觉得:为什么我要不停行,不停翻天覆地才生存下去?
原来有些人可以这样原封不动
也不一定是坏事

只是
不看见他们
不惊觉自己变了这么多
我喜欢变化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September 24, 2017

黄子华 2010 风尚周报


我觉得广东话对我来说它是我生命的一种习惯
就像一种音乐
一种情绪
如果没有广东话对我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
是不可能

当然
有可能
我是讲广东话的最后一代人
可能我们下一代会讲英文讲普通话
但是对我来说
广东话是我洗不掉的一种印记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September 24, 2017

黄子华 1995 东周刊


我一路以嚟都好努力咁想做到一个情况
就係冇人可以代替到你嘅
咁样我先至有我嘅存在价值

如果唔係
人地就会咁讲:「黄子华乜咁贵要收二千蚊?千八蚊同我搵个平啲顶咗佢!」
咁其实你黄子华就只係值二百蚊
随便一个人平过你都可以顶替你
咁你即係冇价值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September 24, 2017

黄子华 2005 TVB 周刊


我好记得当我想做栋笃笑
畀人话我个样唔出声恶死
边会识得搞笑
叫我唔好做

如果我真係咁容易受周围嘅人影响
佢地叫我唔好做就唔做
就唔会有今日嘅黄子华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September 24, 2017

这是"東急阿雪"的博客


如题,東急有个阿雪,東急阿雪,Don't give a shit.

第一篇东西都是神圣的,当然,这是一条系统自带的"欢迎使用"文章而修改的一篇文章。

很明显,我应该是准备了一大堆华丽的话语来来介绍"阿雪"的,确实有,但还没有想好,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们……

No Reply , Posted in 東急有個阿雪 on September 23,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