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MIA教育》之高人

1997年黃子華專欄MIA教育中心之高人


小学时有一个死党,常出双入对,一天,死党的母亲拖我们两人在街上逛,遇见一位高人。高人指生得较为俊美的我说:「此子将来大有所为,恭喜恭喜。」跟又指我的死党:「此物甚浊,远观近玩,皆无是处,养大就算。」死党母亲碍于礼节,不便发作。高人走後,她强装笑容连忙送我回家,跟便委屈地带我死党那浊物,郁郁中绝望地踏上归途。
  
  高人误以为我是别人儿子,是一错。再错是把人家的独生宝贝踩到地壳裏,永世不得翻身。最错是把我捧得飘飘然喜不自胜,多少年来每每念及「此子将来大有所为」便甜丝丝的身不由己地眉开眼笑起来。
  
  结果呢?浊物与我成就不相伯仲。我们每次谈及此事,死党都会大骂那「睾」人,累他妈与他多年来活在虚惊之中。而我对「睾」人更加恨之入骨。什麼「大有所为」,结果我的「所为」,与我的死党同样平凡。我跟浊物,根本一样!
?
??? 同学们,请小心,高人最毒之处,不在於预测全部虚发,而是在不知不觉间,把一些四流价值观注入你脆弱的心裏。
  
  「此子大有所为,此物一无是处,养大就算。」高人凭什麼认为一个「大有所为」的人的存在价值,比起一个「一无是处」的人高呢?
  
  世界上,多少人就是为了「大有所为」,掀起了多少纷争?若果人人都甘於「一无是处」,平凡就是平凡不是美但平凡就是我,世界上可能没有那麼多一级方程式赛车高手,但同时公主道的车祸也可能减半。
  
  同学们,切记,要提防高人。
  
  料事如马评人的高人,轻度提防。这种高人,「贴」错几次,自有人拆他招牌。
  
  料事如神的高人,便要高度提防,由於他们预测能力高,他们的价值观,便更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占据你的五脏六腑。

No Reply , Posted in 棟篤屁 on October 12, 2017

《MIA教育》之把自己留给自己

1997年黃子華專欄MIA教育中心之把自己留給自己


「整個海像要翻轉似的。」做海員的朋友憶述難忘經驗:「巨浪如地震中的高樓大廈四方八面塌下來,避得了合和中心避不了中環廣場。暴風像一頭瘋了的猛獸,無目的地噬咬,撕裂。天空雲浪海洋忽然之間凝成一團,忽然之間又會支離破碎……」朋友說到這裏,臉上流露出敬畏的神情。
  
  我權威地幫他總結:「大自然的力量,是無可比擬的。在大自然面前,人能不渺小?」
  
  「但是我們那艘排水量八十萬噸的海上巨無霸,恍入無人之境。任它浪更高風更大,我們仍是以自己的節奏緩緩前進,平穩過渡。人類的科技真是偉大。人類實在太偉大了!」原來他的敬畏是為人類而流露的,吹脹。
  
  換了以前,一定跟他死過:「人偉大過天?天放你一條生路,你竟然不知好歹忘恩負義?看你下次出海還可不可以回來!」
  
  以前,我認為是對的,無論用什麼方法,引經據典,人身攻擊,笑話髒話,也要逼對方接受。因為自覺真理在我,跟我爭辯,即是唔俾面真理。如果我不當面駁斥你,唯一的理由,是你大只。
  
  原來,愈以為接近真理的人,離真理也愈遠。耶穌認為自己就是真理,因此被人釘了上十字架。但耶穌不介意,因為他到時到候會復活。一般人牙斬斬以為自己是耶穌,不用別人釘十字架,只要不為人所認同接受,便很容易感到曲高和寡伯樂死曬弦斷有誰聽。跟就會把自己關起來每日看八隻影碟,最後又因不同意影碟內容而激至血管爆裂暴斃當場。死前最後一句話是:「知己何在?」臨終前還那麼渴望得到知己,無非是想從「知己」的口中聽到自己的心思。知己知己,聽清楚其實是「自己」。死前還是想自己念自己叫自己,下世輪回,恐怕也是食自己。
  
  事實上,除了xxx這些道德巨人須要時刻保持自我之外,一般人為了心理健康,應該把自我的既成觀念當作身份證,知道身上帶便行,不用整天拿出來招搖炫耀。
  
  真理是,世上有多少人,便有多少真理。要勉強別人的真理和你的真理合併,除非詹培忠可以和張小嫻合併,蔡瀾可以說服林燕妮食豬油撈飯,猶太人願意與希特拉交換使用煤氣心得。
  
  同學們,一樣米養百樣人,每天只懂低頭望自己那碗,不懂欣賞百樣人生天大地大,那是糟蹋白米。
  
  同吃飯各自修行的最高境界,是同吃飯偷窺別人修行。這樣吃,保證你胃口大增消化暢通。

No Reply , Posted in 棟篤屁 on October 5, 2017

《MIA教育》之去吧人生

1997年黃子華專欄MIA教育中心之去吧人生


那一個夜晚,與三個同學在宿舍裏談天說地。還開始了沒幾分鐘,便有人說:不去的是衰仔!跟另一個把挑戰再升一級:要去明天便去!一時之間,去去去,不去是契弟,一早便去。天未亮就出發,縮沙冇仔生諸如此類的壯膽口號,此起彼落,豪情蓋天。
?
  第二天,在百分百裝備不足的情況之下,我們一行四人,半信半疑地走上了灰狗巴士,幸運地到達洛磯山脈邊緣,展開了為期四天的白癡遠足。
?
  請留意:是為期四天,不是預期四天。事實上,我們抱難得瀟灑的態度,根本就沒有預什麼限期。楚留香出門,難道還要早機去晚機返過時補水不成?總之有感覺,磁場對,呀呀呀,千山我獨行,不必相送。
?
  我們四件楚留香,很快便為瀟灑付出了「沉重」的代價。既然決定行程限期,糧草當然需要特別豐足。四個人,荒山野嶺,帶二百磅食物不過分吧。
?
  不過分,如果有書僮提供的話。
?
  過分的是,不知是為了減輕背包裏食物的重量,還是運動量大。到了第二天,我們已隱隱發覺將會糧草不繼,開始用各種手段騙取對方的食物。
?
  問題陸續出現。
?
  原來白飯魚布鞋是不適用於如此艱巨的遠足的。問人借來的爬山靴也不要太自信,尤其是當你沒有「阿黃阿花」把脫下的鞋貼回去的時候。動物原來是很靜的。你才回一回頭,便有一頭大鹿無聲無息地站在你的後面,如果那不是鹿,是大灰熊,怎辦?裝死會否被灰熊恥笑?
?
  洛磯山脈最有名的峰原來叫做「行到喊」峰。不是講笑,男人老狗,愛好球類運動,當你面前就哭出來:行唔到呀嗚嗚唔好留低我嗚嗚。一切實際問題已夠要命,還要加上有些死仔包不生性,愛在別人如廁時偷拍豔照,終於弄到風聲鶴唳,大家幾天不敢拉矢,如果當年紅軍萬里長征有此等偷拍之徒,恐怕國史也要改寫。
?
  另外更有一些同伴如小弟,看下山小徑蜿蜒,會不顧一切飛沙走石連翻帶滾直撲下山。無事便令人虛驚,有事則累人累物,實在是旅遊必選之惡徒……
?
  總括來說,這個旅程,起於衝動,窮於裝備,沿途可謂危機四伏烏龍百出,要評分必屬肥佬之流。但是若果可以給我再來一次,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,即使是一個xxx也在所不惜。
?
  同學們,能去便不要猶疑,不用計算那麼多。去去去,不去正契弟

No Reply , Posted in 棟篤屁 on October 4, 2017

《MIA教育》之宗教

1997年黃子華專欄MIA教育中心之宗教


名師不說屁話。同學們,聽真了,你們最重要的科目,不是中英數理化電腦,是——宗教。

  當然,這宗教所指的不是你們學校教的那種,黃Sir要講的,是香港的宗教。  

  人們都說香港是一個信仰自由的地方,屁話!香港是有她特定、不可違抗的宗教的,而他的聖名就是金錢。

  不信耶穌,可能不可以移民天堂。  

  不信金錢,在香港遲早被遞解出境。 

  所謂黃連苦,貧窮更苦。兩餐不飽,無處容身,那種苦況,普天之下,莫不視為不幸。  

  可是在香港,貧窮不是不幸,而是棄善從惡,自甘墮落。一言蔽之,即是一種罪惡。這話怎說呢?  須知道,香港是一個寶福之地。天災人禍,少之又少。相比大陸,福分之優勝,ICAC也想調查一下。想當年同胞每天在大陸膜拜毛氏伉儷,我們香港這邊卻在大量製造周啟邦伉儷。同胞在地震洪水中呼天搶地之時,我們這裏卻有新馬仔關德興歌聲中神鞭賑災解困。總之殖民地有多少風流,我們便有多少快活。

  我們什麼都有,除了貧窮的藉口。

  現今香港回歸祖國,在偉大的紅籌領航下,更是全港師奶一片紅,歡欣處處。在如此光輝的歲月,若然還有人不知自愛,輕視金錢,自取其貧,實是人格破產之香港敗類。

  對不起,黃Sir自知語氣是重了。   

  但黃Sir知道同學是瞭解的。而事實上,香港是美麗的地方,就是窮人們都瞭解,窮人都知罪。

  我窮,我怨誰呢? 

  只怪自己從來不用心向聖人學習。

  在香港,誰是聖人呢?葉錫恩?李柱銘?司徒華?差得遠呢。翻開報紙的財經版吧。對了,就是我們尊貴的聖李兆基、聖李嘉誠他們……(有女學生特別要求不要數漏聖安德尊,可見金錢的感化力。)

  就是這些聖人,照亮了香港的夜空,鼓勵每個單純的股民和炒家,懷童真,往更高的樓價和指數邁去。

  同學們,不要再猶疑了。cos是什麼你不用明白,但股票的PE的作用卻不可不知。長江三峽流到何時不用理會,但聽濤雅苑的無敵海景可以維持多久一定要清楚。退一步,九八年立法會選舉誰屬哪一個陣營不重要,最要緊是弄清楚哪一隻馬來自哪一個馬房。

No Reply , Posted in 棟篤屁 on September 29, 2017

《MIA教育》之补习千王

1997年黃子華專欄MIA教育中心之補習千王


同學們,MIA教育中心正式開業了,請鼓掌。
  
  本店經營的,不是一般教育,而是,請留意,MIA教育。
  
  MIA,比起MIB更厲害。
  
  MIB要對付的是外星人。本店的教育對象,卻是更棘手的MIA——MANINASYLUM。
  
  MAN和IN你們都知怎解,ASYLUM是什麼呢?
  
  同學們,字典不是金錢,儲起來不用是不會生息的。
  
  你堅持不去查?那是閣下的事,我們當補習的,錢下了袋,你學了多少,貴客自理。
  
  你還在看?真的不懂也不去查?
  
  好了好了,黃sir當然明白,雖然付錢開補習社的是黎智英,但我真正要服務的卻是諸位。
  
  唉,對群眾負責最是吃力,有時真的很羡慕共產黨。
  
  ASYLUM,意思就是瘋人院。MIA,就是住在瘋人院的人。
  
  黃sir每天睜開眼,見盡都是瘋人瘋事:十歲小童做愛。十四歲做*(ji)女。十七歲策劃綁架。十八歲因學業跳樓。二十一歲因愛情割脈。二十五歲向貴利借錢。二十六至三十給貴利追債。三十五歲做立法局議員。三十六歲落車。四十四歲成為富豪,跟十三年向領導人乞食。六十歲看破紅塵。六十二歲還俗。六十四歲斬殺勾佬老婆。七十五歲忽然患上愛國病。八十四歲情迷大胸小女孩。九十二歲白頭人送VERSACE。一百歲不死還要每天看《今日睇真D》……
  
  這世界根本就是一個偌大的瘋人院。我們都是名副其實的MIA。不明白這個道理,根本不能辦教育。
  
  正規學校的老師,看見現今補習社風生水起的情況,都憋瘋了。老八股還在罵:「補習社只講針對考試手段,不明教育真諦,簡直是無良學店。」實情是,補習老師可以住進千萬豪宅,而大學校長卻因無力負擔貴租一退休便要黯然離去。實情是,地產廣告都收縮了,補習社的廣告竟然可以在同一期的雜誌內豪登三十六大彩頁,盡破廣告界的紀錄。實情是,正規老師告訴我有五成學生去補習社。而學生們則告訴我正確數字是八成!
  
  實情是,補習社明白到香港的教育已把學生逼瘋了。學生們一隻只變了做考試機器。補習社抓准了這瘋癲的現實,一改以前輔助正規學校的謙卑阿二老師角色,全線調整成為一個專為考試而設的考試飛虎隊特訓組,義無反顧的與學生做起生意來:我給你貼士,你給我Money!
  
  實情是,那些輔習社只是捉摸到學生們一丁點的瘋狂,學生們如癡如醉。你可以想像,一個完全明白學生「瘋」景的老師,可以怎樣滿足他們。
  
  同學們,黃sir便是這個老師。
  
  因為,黃sir,本身就是MIA!

No Reply , Posted in 棟篤屁 on September 28,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