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子华 1999 TVB 周刊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June 8, 2018


我会界定我是一个 creative performer(创意表现者)

但创作在香港是虚荣、优越感的

在外国
一个骚掂
掂㗎勒
使鬼做十年咩!

而我做创作的人
要不断做才能确定自己的身分
几悲

讲到以后
我就未必玩栋笃笑

可能是一个连续剧性质的 one man show(个人骚) ​​​​

标签: NONE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