栋笃笑也不是单纯搞笑


我平时算是一个有幽默感的人
但是不会刻意搞笑

有时候我顽皮起来搞搞笑
朋友反而会说: 哗,你在做栋笃笑吗?

在日常生活里也这样
别人会觉得你很吃力

我又不认为自己很严肃

搞笑是一个 …… 怎说呢?
某程度上是我的一个工作

所以
栋笃笑也不是单纯搞笑

1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June 15, 2018

黄子华 1999 TVB 周刊


我会界定我是一个 creative performer(创意表现者)

但创作在香港是虚荣、优越感的

在外国
一个骚掂
掂㗎勒
使鬼做十年咩!

而我做创作的人
要不断做才能确定自己的身分
几悲

讲到以后
我就未必玩栋笃笑

可能是一个连续剧性质的 one man show(个人骚) ​​​​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June 8, 2018

黄子华 1994 东方新地


我知道什么是完美
虽然我现在未做到
但至少我会清楚什么是在我控制之内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June 4, 2018

黄子华 2009 羊城晚报


其实栋笃笑不管谁来讲
不管用什么方式讲
能让人发笑的表演者就是成功的

我只是发明了栋笃笑
但它绝不是我独自一人享有的艺术
我表演的风格也绝不是唯一的

应该说
一百个不同的人就应该有一百种不同形式的栋笃笑
这才是艺术的正常状态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June 2, 2018

黄子华 2013 好报


其实离婚唔係制度问题
心境先係最重要
一齐当然係好
但分开一定要理性和平
你要知有啲人係顶唔到
所以产生好多悲剧
最紧要係好离好去
当然最好係唔去
只係一时冲动啦! ​​​​

No Reply , Posted in Dayo黃華强 on June 1, 2018